fifa手游官网 > 南北朝之征伐天下 > 第610章 魯郡風起

fifa手游拜仁阵型:第610章 魯郡風起

        &bp;&bp;&bp;&bp;p

        &bp;&bp;&bp;&bp;隨著洛陽大審判順利結束,由世家名士掀起的洶洶輿論,終于告一段落。

        &bp;&bp;&bp;&bp;但這并不意味著世家甘愿束手就縛,一場更大的風暴正悄然刮起。

        &bp;&bp;&bp;&bp;與此同時,眼看時機成熟,衛朔立即下令在中原推行均田制。

        &bp;&bp;&bp;&bp;接下來不到半月當中,崔浩、高湖、魯宗之分別帶人前往各地推行均田制。

        &bp;&bp;&bp;&bp;整體而言,進展頗為順利,幾乎沒有遇上什么太大問題。

        &bp;&bp;&bp;&bp;到了六月初,中原大部分郡縣已順利完成計戶授田。

        &bp;&bp;&bp;&bp;接下來,衛朔、崔浩、高湖、魯宗之等人開始將目光投向豫南、兗東兩地。

        &bp;&bp;&bp;&bp;

        &bp;&bp;&bp;&bp;這天,魯宗之奉命帶人趕赴兗東,準備開始清丈魯郡土地。

        &bp;&bp;&bp;&bp;魯郡土地幾乎全為孔家壟斷,其所占田產面積,高達魯郡全部耕地七成以上。

        &bp;&bp;&bp;&bp;并且孔家所占土地最為肥沃,水利設施也最完善,地形也十分平坦,糧食產量相當高。

        &bp;&bp;&bp;&bp;河西若想在魯郡完成土地清丈,必須要從孔家著手。

        &bp;&bp;&bp;&bp;但因為孔家一直暗中給予抵制,使得魯郡土地清丈差事,進展格外緩慢。

        &bp;&bp;&bp;&bp;以前,官府重心一直在洛陽周邊,顧不上兗東諸郡,如今終于騰出手來。

        &bp;&bp;&bp;&bp;曲阜雖然不是什么重要城池,卻因為有孔家在,倒也比一般城池繁華一些。

        &bp;&bp;&bp;&bp;城內房屋鱗次櫛比,街道交錯,街上人來人往。

        &bp;&bp;&bp;&bp;進了城后,魯宗之等人直接向城內所有世家豪強出邀請。

        &bp;&bp;&bp;&bp;這是例行公事,以前也基本上按這么個步驟來做。

        &bp;&bp;&bp;&bp;魯郡各個豪強聽說魯宗之來了,聽說他要來清丈土地,一個個如臨大敵。

        &bp;&bp;&bp;&bp;當地一眾豪強接到邀請后,反應不一。

        &bp;&bp;&bp;&bp;有人不屑一顧,隨手將請帖丟在一邊。

        &bp;&bp;&bp;&bp;也有人覺得河西實力強大,怎么著也得給雍王一個面子。

        &bp;&bp;&bp;&bp;所以,很快有一小部分中小豪強紛紛應邀前來。

        &bp;&bp;&bp;&bp;出乎眾人預料,魯宗之沒有仰仗雍王虎威故意擺臭架子。

        &bp;&bp;&bp;&bp;反倒跟所有人都談笑風生,讓眾豪強看不出他有任何敵意。

        &bp;&bp;&bp;&bp;眼瞅著進來的人越來越少,魯宗之又等了片刻,直到再也沒有人進來。

        &bp;&bp;&bp;&bp;他這才坐到桌案后面,面向眾人沉聲問:“魯郡所有豪強家主可都來了嗎?”

        &bp;&bp;&bp;&bp;大伙兒四下一瞧,紛紛露出驚詫之情。

        &bp;&bp;&bp;&bp;且在這驚訝表情當中,竟還帶著一絲詭異。

        &bp;&bp;&bp;&bp;魯宗之隨即意識到,事情似乎有點兒不對勁。

        &bp;&bp;&bp;&bp;他眉頭皺了皺,向旁邊胡深問:“怎么回事兒?難不成還有人沒到嗎?”

        &bp;&bp;&bp;&bp;胡深雖然年輕,卻是得力助手,專門負責處理一些瑣事。

        &bp;&bp;&bp;&bp;在正式清丈土地之前,總要派人四處打探消息,摸清當地豪強虛實。

        &bp;&bp;&bp;&bp;而這些消息,將全部匯聚在胡深這里。

        &bp;&bp;&bp;&bp;因此,目前魯郡有多少世家、家主是誰、每家有多土地,他都一清二楚。

        &bp;&bp;&bp;&bp;如今魯宗之一問,胡深遂將目光在大廳之中大致掃了一遍。

        &bp;&bp;&bp;&bp;他俯身在魯宗之耳邊輕聲道:“大人,事情有些不對,孔家等幾大家族似乎都沒來?!?

        &bp;&bp;&bp;&bp;“孔家?”

        &bp;&bp;&bp;&bp;魯宗之臉色登時變得有些難看了,孔家可是魯郡田產最多的世家豪強。

        &bp;&bp;&bp;&bp;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曲阜,本來就是孔家根基所在。

        &bp;&bp;&bp;&bp;他們祖祖輩輩已在這里生活了數百年,乃是他們家族的繁衍生息之地。

        &bp;&bp;&bp;&bp;在魯郡,尤其在曲阜,孔家勢力非常之大。

        &bp;&bp;&bp;&bp;雖然因戰亂其勢有所衰敗,但其影響力依舊不可小覷。

        &bp;&bp;&bp;&bp;說起來,這孔家,跟河西之間可謂淵源甚深。

        &bp;&bp;&bp;&bp;前些日子,孔家聯合數百世家名士掀起洶洶輿論,想逼河西讓步。

        &bp;&bp;&bp;&bp;殊料卻被雍王通過洛陽大審判,狠狠打擊了一下世家囂張氣焰。

        &bp;&bp;&bp;&bp;且孔家一直反對推行均田制,如今不接受邀請倒也在情理之中。

        &bp;&bp;&bp;&bp;不過,孔家故意不來,等于是在挑釁河西威嚴。

        &bp;&bp;&bp;&bp;作為魯郡最大世家,孔家在本地有很大影響力,其一舉一動會影響其他豪強。

        &bp;&bp;&bp;&bp;此時,孔家擺明了不合作,擺明了要對抗。

        &bp;&bp;&bp;&bp;如果魯宗之不能給予有力回擊,必然會引起其他世家豪強群起效仿。

        &bp;&bp;&bp;&bp;若真是如此,那河西想在魯郡清丈土地,也將無從談起。

        &bp;&bp;&bp;&bp;魯宗之眼睛瞇了瞇,目中寒光一閃而過,但很快臉上又重新換上一副笑容。

        &bp;&bp;&bp;&bp;“孔家不來,等下再說,本官先跟爾等說道說道?!?

        &bp;&bp;&bp;&bp;接下來,魯宗之遂把清丈土地過程中某些細節,以及要求世家豪強配合之處,向眾人細細說了一遍。

        &bp;&bp;&bp;&bp;其實這些東西壓根兒不用他講,那些世家豪強早打聽清楚了。

        &bp;&bp;&bp;&bp;等把全部規矩講完,魯宗之這才面色一沉,冷笑道:“孔家既然不來,那本官只好派人上門去?!?

        &bp;&bp;&bp;&bp;他扭頭吩咐一名小吏道:“你帶上人,直接去孔家莊園,開始清丈土地?!?

        &bp;&bp;&bp;&bp;“諾!”那名小吏應了一聲,領命帶人而去。

        &bp;&bp;&bp;&bp;大堂之上,眾人一個個面面相覷,暗自腹議:“河西人當真厲害,真敢先拿孔家開刀!”

        &bp;&bp;&bp;&bp;此刻眾人心中忐忑不安者有之,幸災樂禍想要看好戲的人更多。

        &bp;&bp;&bp;&bp;等小吏帶著人離開,約莫有一刻鐘,外面忽然響起一陣喧鬧之聲。

        &bp;&bp;&bp;&bp;只見一大群人忽然從外面涌了進來,赫然是剛剛離開的那群小吏。

        &bp;&bp;&bp;&bp;只不過,他們此時的樣子和之前出去的時候,可是截然不同。

        &bp;&bp;&bp;&bp;一個個很是狼狽,鼻青臉腫,有的頭還被打破了,渾身上下都是血。

        &bp;&bp;&bp;&bp;領頭小吏兩眼有些青腫,額頭也破了一塊兒,似乎有點兒見血。

        &bp;&bp;&bp;&bp;眾人身上也印著好多個腳印,顯然剛被人狠揍了一頓。

        &bp;&bp;&bp;&bp;小吏一瞧見魯宗之,滿臉都是慚然之色,當即跪在地上請罪。

        &bp;&bp;&bp;&bp;“大人,屬下辦事不力,還請大人責罰?!?

        &bp;&bp;&bp;&bp;魯宗之擰了擰眉頭,沉聲問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兒?”

        &bp;&bp;&bp;&bp;那人忍著疼痛,將事情的過程說了一遍。

        &bp;&bp;&bp;&bp;原來,他領了魯宗之命令,便帶人直奔孔家莊園而去。

        &bp;&bp;&bp;&bp;殊料孔家莊園早有準備,院內早集結好了部曲,各個手持棍棒,嚴陣以待。

        &bp;&bp;&bp;&bp;結果,他們剛剛闖入,就被孔家部曲一擁而上,將他們打翻在地。

        &bp;&bp;&bp;&bp;猝不及防之下,眾小吏被對方給摁在地上一頓暴打。

        &bp;&bp;&bp;&bp;各個被打得鼻青臉腫、頭破血流,最嚴重那個甚至給打斷了腿。

        &bp;&bp;&bp;&bp;最后,眾人更是被孔家部曲抬著給扔了出來。

        &bp;&bp;&bp;&bp;魯宗之聽完后,臉上有青氣一閃而過。

        &bp;&bp;&bp;&bp;“孔家人真是膽大包天,竟連我河西人都敢打!”

        &bp;&bp;&bp;&bp;“哼!你河西有什么了不起,我孔家為何不敢打?”

        &bp;&bp;&bp;&bp;話音剛落,卻見孔撫帶著數百孔家部曲強行闖將進來。

        &bp;&bp;&bp;&bp;見此情形,魯宗之臉色大變,頓覺情況不妙。

        &bp;&bp;&bp;&bp;果然,只見孔撫進來后也不廢話,直接命人把魯宗之、胡深等河西官吏全都給抓了起來。

        &bp;&bp;&bp;&bp;“你你這是要造反么?”

        &bp;&bp;&bp;&bp;“嘿嘿!沒錯,魯大人說得沒錯,我孔家就是要造你們河西的反!”

        &bp;&bp;&bp;&bp;“來人!把這些他們都給我抓起來,等著日后開刀祭旗?!?

        &bp;&bp;&bp;&bp;隨著孔撫一聲令下,孔家部曲一擁而上直接將魯宗之等抓了起來。

        &bp;&bp;&bp;&bp;魯宗之并未作出反抗,而是冷眼看著孔家眾人,猶如看待死人一般。

        &bp;&bp;&bp;&bp;孔撫似乎有些被魯宗之看得不爽,隨即命人將魯宗之拖出來狠狠暴打了一頓。

        &bp;&bp;&bp;&bp;魯宗之也不喊叫,只死死盯著眾人。

        &bp;&bp;&bp;&bp;不知為何,卻讓孔家人有種不寒而栗之感。

        &bp;&bp;&bp;&bp;

        &bp;&bp;&bp;&bp;洛陽皇宮內,門外有侍衛稟報道:“啟稟殿下,仆射大人緊急求見?!?

        &bp;&bp;&bp;&bp;“請他進來!”

        &bp;&bp;&bp;&bp;須臾,只見崔浩匆匆走了進來。

        &bp;&bp;&bp;&bp;他手中舉著一封急報,面色帶著著急神色,顯然生了十萬火急之事。

        &bp;&bp;&bp;&bp;“生了何事?”

        &bp;&bp;&bp;&bp;崔浩將急報呈給衛朔,急切道:“殿下,斥候來報,世家造反了!”

        &bp;&bp;&bp;&bp;“什么?!”

        &bp;&bp;&bp;&bp;“豫南兗東諸郡世家奉孔家為盟主,正式舉旗造反?!?

        &bp;&bp;&bp;&bp;“派往兗東豫南清丈的土地的百十名官吏,恐已遭遇不測?!?br />
  //www.tqhed.icu/book/460/66894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fifa手游官网 www.tqhed.icu。71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qhed.icu
fifa手游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