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a手游官网 > 山里人家姐妹花 > 第489章 回家過年(大結局)

fifa手游什么时间段的好球员:第489章 回家過年(大結局)

        柳葉菜菜子不愧是東洋社的頂級特工,哪怕李柔手中的短刀幾乎完全都刺入了她的后腰,可她的戰力依舊驚人。

        回頭瞪向李柔的同時,她已經順勢伸手要掏出身上的手槍。

        “哼!”

        葉傷寒抓住機會,冷哼一聲的同時,面前的筆記本電腦已經猛地砸在了柳葉菜菜子的臉上。

        “啊……”

        伴著一聲慘叫,柳葉菜菜子竟被筆記本電腦砸得連連后退好幾步。

        可如此一來,她便已經順勢將手槍給拔了出來。

        身體趔趄的她抬槍直指葉傷寒的方向,咬牙說:“姓葉的,我要你死!”

        話音落下的同時,伴著一聲刺耳的槍響,破膛而出的子彈以快若閃電的度朝著葉傷寒的眉心射去。

        “啊……”

        前一秒還面若寒霜的李柔嚇得花容失色,忍不住叫出聲來:“大壞蛋,小心……”

        同一時間,葉傷寒就如同變戲法一般將手伸向自己的腦門。

        隨著刺耳的槍聲落下,他的食中二指之間竟夾住了那顆致命的子彈!

        “……”

        柳葉菜菜子已經不是第一次領教過葉傷寒那近乎人的可怕實力了,微微愣了一下的同時,她沒有片刻的遲疑,再度扣動扳機。

        “砰!”

        伴著一聲槍響,葉傷寒再次如捕風捉影那般伸手將柳葉菜菜子打出來的子彈接住。

        “哼!”

        柳葉菜菜子冷哼一聲,猛地將槍頭朝著李柔的方向調轉,與此同時,眼中閃過一抹兇光的她咬牙說:“李柔,這是你自找……”

        “找死!”

        葉傷寒都不等柳葉菜菜子把話說完,罵了一句的同時,手上的兩顆子彈已經被他灌注全力拋了出去。

        他拋出去的子彈雖不如子彈破膛那般會出刺耳的槍響,可兩枚子彈破空而出,撕裂空氣,卻出了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嗡嗡聲。

        電光火石之間,柳葉菜菜子的眉心處和胸口處便分別中彈,流出瘆人的鮮血。

        瞳孔瞪圓,柳葉菜菜子看向葉傷寒的方向,艱難開口:“葉傷寒,我恨你!”

        緊接著,柳葉菜菜子直挺挺地倒下。

        在場的王龍虎和幾個保鏢將這一幕看在眼里,紛紛嚇得面無人色,伴著陣陣凄厲慘叫,這些人抱頭鼠竄,只轉眼間已經全都逃出了包間。

        懷里抱著葉純陽的茜茜小姐蜷縮在墻角,原本她也是打算不顧一切逃跑的,畢竟眼前生的一幕幕實在太可怕了,可當看到懷里抱著的葉純陽竟睡得正香,她就強迫自己繼續蜷縮著身子待在原地。

        注意到小魔女此時正直直地盯著倒在血泊中的柳葉菜菜子,表情呆滯,雙目無神,葉傷寒心中一緊,急忙沖上去一把將小魔女摟在懷里,并心疼地捂住小魔女的雙眼,說:“小魔女不怕,爸爸會?;つ愕??!?

        “嗚哇……”

        小魔女小小年紀竟看到了死人,哪能不怕?靠在葉傷寒的懷里,她哭得稀里嘩啦的,怎么也停不下來。

        葉傷寒既心疼又內疚,忙又連聲安慰,說:“小魔女,爸爸保證,從今往后,再沒有一個人能夠傷害到你,爸爸保證……”

        小魔女哭著哭著,聲音越來越小,最后竟直接伏在葉傷寒的懷里沉沉睡去。

        注意到熟睡中的小魔女呼吸均勻,葉傷寒暗暗松了一口氣的同時,這才忍不住朝著李柔看去。

        李柔此時已經從茜茜小姐的懷里接過熟睡中的葉純陽,她含笑將葉純陽遞給葉傷寒,柔聲說:“老公,你一個大男人照顧兩個孩子,會不會吃不消呀?”

        葉傷寒大喜過望,忙用力點頭,說:“當然吃得消??!不信你看!”

        說著,半蹲在地的

        他一手抱著懷里正呼呼大睡的小魔女,一手接過了李柔遞來的葉純陽。

        “真好?!?

        將葉傷寒同時將小魔女和葉純陽抱在懷里的一幕看在眼里,李柔不禁會心一笑,想了想又說:“不過養孩子很累的,更何況同時照顧兩個?老公,我現在同意你和天音的婚事啦,有她幫著你帶孩子,你也能輕松一點,這樣的話,我就算走了,也會放心……咳咳……”

        話音未落,伴著一陣咳嗽,李柔竟毫無征兆地咳出一口黑血。

        緊接著,她的身體一個踉蹌,竟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摔在了身后的沙上。

        葉傷寒嚇得不行,忙要沖上去攙扶。

        然而,他的懷里同時抱著小魔女和葉純陽,想要攙扶李柔,那就只能暫時將兩個孩子放在沙上。

        他略微遲疑了一下就要這樣做。

        “不準放下孩子們?!?

        李柔趕緊出聲阻止,見葉傷寒很是聽話地沒有放下懷里的兩個孩子,李柔會心一笑的同時忙又說:“老公,我當初負氣離家出走,跟著柳葉菜菜子到了東京才逐漸現,當初你并非有意侵犯我的,一切都是柳葉菜菜子的陰謀……咳咳……”

        伴著一陣咳嗽,李柔再次口吐黑血。

        這時候,她的臉色已經變得慘白無血,可她的臉上卻始終掛著淺笑,她說:“柳葉菜菜子認定你的身體藏著天大的秘密,說什么也要解剖咱們的孩子,我拼死?;ひ洞墾?,前幾天被柳葉菜菜子逼著服下了毒藥,如今已經是命不久矣……我假意答應她一起對付你,目的就是想將咱們的孩子帶到你身邊,讓你撫養……葉傷寒,如果有下輩子,我還想做你的女人,我保證不會像這輩子一樣任性地離家出走……”

        說著,李柔已經緩緩閉上了眼睛。

        葉傷寒再也顧不得其他,趕緊將小魔女和葉純陽放在沙上,然后不顧一切地撲到李柔的身旁。

        “冰女……”

        試探過李柔的鼻息之后,葉傷寒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緊緊只這么一會兒的功夫,李柔竟已經斷氣。

        葉傷寒不死心,他強忍著心頭的悲憤,一面為李柔把脈,一面透視李柔的全身。

        緊接著,葉傷寒徹底傻眼了,因為他分明現,李柔的身體竟已經完全被劇毒所腐蝕,就連心臟也早已潰爛。

        葉傷寒可以想象,這樣的傷勢落在其他任何人的身上,必定能夠折磨得對方死去活來,慘叫連連。

        可李柔竟能一直強忍到現在,其毅力簡直已經到了人的境界。

        身懷大地之力的葉傷寒雖能治百病,解千毒,可如今的李柔已經斷氣,他就算再想醫治李柔也是無濟于事。

        回想著和李柔的第一次見面,回想著與李柔在黑暗中的第一次溫存,葉傷寒此時看著李柔的尸體,不知不覺已經是淚流滿面。

        ……

        三年之后的除夕夜,苦桑村的村頭。

        在村民們熱烈的歡呼聲中,十幾輛豪車浩浩蕩蕩地朝著村口的方向駛來,鵝毛大雪中,這個車隊看起來異常壯觀。

        很快,車隊就停在了村口的空地上。

        緊接著,從車上走出兩名身高一樣、體型一樣、就連容貌也幾乎一模一樣的兩名美女,赫然就是木槿和木棉兩姐妹。

        短短三年的時間,這對姐妹花生得越動人不說,而且容貌也越來越相像,若是不認識兩女的人見到,恐怕都分不清誰是姐姐,誰是妹妹。

        緊隨兩女其后下車的,是一名長得非常婉約的氣質美女,正是當初孤身一人跑去美洲經營級蔬菜的趙紅酥!

        見趙紅酥下車,一向崇拜她的木棉趕緊朝著她招手,說:“紅酥姐,山路很滑,而且多有積雪,你走路可得小心點,別摔到哦,不然我二哥該心疼啦!

        ”

        與此同時,伴著一陣鶯鶯燕燕的笑聲,向晚意和沈傾心表姐妹倆也都下車了,姐妹倆與一身妖嬈的繞指柔一起,邊走邊說,似是有著說不完的貼心話。

        再然后,一身全職寶媽打扮的天音也下車了,她左手牽著已經三歲大的葉純陽,右手牽著即將滿八歲的小魔女葉傾心,腰間掛滿了各種玩具和零食,背上更是背著脹鼓鼓的雙肩包,可以想象,那個頭堪比登山包的雙肩包里裝的也都是小孩子愛吃的和小孩子愛玩的。

        可即便一身寶媽的裝扮,但天音依舊美得金光閃閃,比起三年前在熒幕前大紅大紫的第一天后,如今的她竟似乎更加光彩照人,一天到晚不知道要拒絕多少家兒童產品公司的廣告。

        回頭看向由葉詠春攙扶著的白老人葉昌盛,即將年滿八歲的小魔女想了想索性跑去幫著攙扶,小大人那般說:“太師父,你說我爸也真是會折騰人,你都那么大年紀了,怎么還能讓你來我們鄉下過年呢?”

        “哈哈哈……”

        葉昌盛雖年邁,但卻精神抖擻,神采奕奕,笑聲回蕩在山野之間,顯得異常嘹亮,他任由小魔女攙扶著,哈哈大笑地說:“小魔女,自從你弟弟學會說話,可沒少在太師父跟前說苦桑村有多好多好,我早就想過來頤養天年了!你替我告訴你爸爸一聲,我這次過來,就不打算走了!哈哈哈……”

        小魔女頗為精打細算地掰手指頭算了算,說:“可是我爸去年才新翻修的房子怕是住不了這么多人呢,不行,我得找我媽媽商量商量……”

        說著,小魔女又跑到了天音的身旁。

        等眾人都下車之后,卻不見葉傷寒,抱著大爆竹的胖大海就忍不住問葉純陽:“小武神,你爸呢?”

        年滿三歲的葉純陽外號小武神,力氣大得驚人,他彎腰撿起一塊板磚朝著遠山的方向砸去,奶聲奶氣地說:“在前面的岔路口,爸爸就已經偷偷下車了呢,他說要去山上陪爺爺說會話,讓我們不要打擾他?!?

        葉純陽不虧小武神這個綽號,一塊板磚竟被他輕易跑出幾十米那么高,砸在遠處的樹冠上,嚇得書上棲息的鳥雀驚惶地撲騰翅膀,鵝毛大雪撲簌簌地從樹冠上掉下來。

        ……

        此時的后山之上,葉傷寒正徒步走在雪地里,不遠處的小山丘上坐落著兩座墳。

        刻了“生父木當歸之墓”和“愛妻李柔之墓”的墓碑顯得異常醒目。

        葉傷寒來到墳前,先是含情脈脈地盯著李柔的墓看了好一會兒,然后才撲通一聲跪倒在木當歸的墳前。

        幾乎每一次上山祭拜木當歸,葉傷寒都會止不住地流眼淚,可這一次,他依稀看到山下村口處站著的眾人,便忍不住會心一笑,用爽朗的語氣對著木當歸的墳說:“爸,兒子回家過年了!”

        (全本完)

  //www.tqhed.icu/book/2268/160903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fifa手游官网 www.tqhed.icu。71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qhed.icu
fifa手游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