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fa手游官网 > 九龍圣祖 > 一千一百零一 反常的蘇見

fifa手游挑球过人:一千一百零一 反常的蘇見

        “這個混蛋!”

        見得云笑的目光投射過來,仿佛清澈如水不含一絲雜質,薛凝香就恨不得一腳踩在其臉上,將這張討厭的臉龐給踩得稀爛,眼不見為凈。

        見得旁觀眾人的狀態,薛凝香哪里還不明白剛才發生了什么,那個家伙明顯是在出得玄陰洞之后,就將早已得手的幻陰草交給了許紅妝,這簡直就是……就是……。

        薛凝香搜索枯腸,也沒有想到一個什么詞匯來形容云笑的所作所為,像這樣的事,作為當事人的她是沒有辦法拿到明面上來說的,那豈不是在告訴別人自己喜歡云笑嗎?

        而一旁的玄陰殿主薛天傲雖然不喜,卻也拿云笑沒有什么辦法,若是揪著不放,倒像是他薛天傲的女兒嫁不出去一般。

        畢竟幻陰草終究是從許紅妝手中拿出來的,這樣一來,總不能將薛凝香嫁給一個女人吧,那么這一次的招親之舉,也算是以一種詭異的方式結束了。

        “薛殿主,麻煩你給我找一間僻靜的房間!”

        云笑可沒有那么多的想法,先是朝著薛天傲說了一句,然后快步跨到薛凝香面前,又道:“將我讓你準備的藥材,都給我吧!”

        “混蛋!”

        近距離看著這張清秀的臉龐,薛凝香終于是忍不住低罵一聲,不過還是依言取出了先前準備好的那些藥材,最終被云笑給收入納腰之中。

        “對待救命恩人,最好客氣一點!”

        云笑早就了解這位薛大小姐的脾氣,臉上并無一絲一毫的尷尬表情,反而是說出這么一句話來,讓得薛凝香不由更加咬牙切齒了。

        不過誠如云笑所說,在他煉制好丹藥徹底控制薛凝香的先天絕脈后遺癥之前,玄陰殿是沒有人敢得罪他的,哪怕是殿主薛天傲也不行。

        “大長老,帶他去客院!”

        薛天傲實在是不想和這個憊懶的小子多說話,這家伙竟然看不起自己的寶貝女兒,實在是可惡,而這個時候他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吩咐了大長老一句。

        見得大長老已經領著云笑消失在玄陰洞之前,薛天傲這才將目光收將回來,然后轉到了那些年輕天才的身上。

        “諸位,諸事已畢,這次的事麻煩各位了!”

        對于這些各大勢力宗門的天才,薛天傲還是很客氣的,聽得說完之后又道:“若是各位沒什么事,便可以離開了,但如果你們想要在極陰城多玩幾天,我玄陰殿自然會一盡地主之誼!”

        作為玄陰殿的殿主,對這些小輩客氣到這個程度,已經很讓人受寵若驚了,而此言出口后,不少天才都是拱手行禮,陸續朝著外間走去。

        像無炎宮無炎童魔龍喜娃這樣的天才,自然是不想再在玄陰殿多呆,因為兩大勢力原本就關系不洽,他這一次前來玄陰殿,也只是想要娶得薛凝香,給玄陰殿一個難堪罷了。

        “龍兄,等一下!”

        就在無炎童魔龍喜娃大踏步剛剛走出玄陰殿的范圍之時,后方一個略有些熟悉的聲音突然傳進他耳中,讓得他和火塔段無涯的腳步,瞬間就停了下來。

        “蘇兄還有什么事嗎?”

        見得后方快步跟上來的,乃是斗靈商會的蘇見之時,龍喜娃眼眸之中不由掠過一絲厭惡的情緒,不過很快就被他掩藏了起來。

        這位斗靈商會的第一天才,以前號稱智計無雙算無遺策,實是讓他們這些喜歡直來直往的天才頗為不喜,不過對于這樣的人,也很少有人會去輕易得罪。

        這一次玄陰殿之行,剛開始的時候蘇見倒是運籌帷幄,讓得許多人都對云笑生出了嫉妒之意,認為要先將那個最大的威脅除去。

        后來也確實收到了幾分效果,在玄陰洞第七層的時候,蘇見還聯合眾人對云笑出手,一度取得了不錯的成果。

        但是現在結果已出之后看來,蘇見那些計策在云笑面前簡直猶如小兒科一般可笑,那個叫云笑的少年,有一種近乎碾壓的態勢,將這一切的陰謀詭計碾壓得體無完膚。

        此刻的龍喜娃,無疑有些慶幸還好在玄陰洞的時候,自己沒有正面和云笑對上,要不然下場恐怕也會和顧長生蘇見一般極為凄慘。

        至少在玄陰洞外再次看到云笑的時候,龍喜娃就知道自己恐怕再也不是那個粗衣少年的對手了,玄陰洞之行,云笑已經是給他的天才之心蒙上了一層陰影。

        尤其是想到在那樣的情況下,云笑居然還能從玄陰洞內輕松出來,豈不是連那只九階低級的異靈都不是其對手,更何況據云笑所說,玄陰洞內還有一只沉睡的天階異靈呢。

        原本龍喜娃已經打定主意這一次回到無炎宮之后,要潛心修煉,爭取早日突破到真正的伏地境初期,那樣他對云笑的心理陰影才有可能一朝消除。

        卻沒有想到這剛剛才走出玄陰殿,蘇見這個自以為智謀過人的家伙就又如牛皮糖一般粘了上來,又怎能讓龍喜娃不心生厭惡?

        “有一件事情,我千想萬想,覺得還是應該告訴龍兄!”

        蘇見何等樣人,如何看不到龍喜娃眼中那一閃而逝的厭惡,但他卻是絲毫不以為忤,反而是湊上前來,輕聲說了這么一句話。

        “什么事情?”

        聽蘇見說得鄭重,龍喜娃強壓下轉身就走的沖動,也沒有去管那些陸續從玄陰殿出來的天才,反問了一句。

        “不知道龍兄有沒有聽說過‘無炎紗’這件東西?”

        蘇見的聲音愈發小了許多,甚至朝著旁邊偏僻之地移了數步,見得龍喜娃跟過來,這才壓低了聲音再次開口。

        而當蘇見口中“無炎紗”三字一出,龍喜娃和段無涯的眼眸之中,都是第一時間冒出一抹精光,仿佛聽見了一件極度不可思議之事一般。

        “蘇見,你什么意思?”

        不過龍喜娃也沒有太過著了痕跡,見得他強行壓下心中的激動,沉著臉問聲出口,而這一表現,也從側面算是回答了蘇見的問話。

        唰!

        這位斗靈商會的第一天才并沒有過多猶豫,見得他伸手朝著腰間一抹,旋即一塊看起來極為普通的破布片,便是憑空出現在他的掌心之中。

        “無炎紗?!”

        當龍喜娃和段無涯看到這破布的時候,只覺體內的某些東西似乎都被引動了一般,那普通的破布之上,仿佛有著一種極強的魔力,讓得他們的目光,半刻也不想移將開去。

        轟!

        祭出破布之后,蘇見的右手之上,不知為何竟然升騰起一朵淡黃色的火焰,先是讓龍喜娃師兄弟二人悚然一驚,旋即仿佛想起一些什么似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那破舊布片。

        對于無炎紗,很多外人修者并不知曉,但是這兩個從無炎宮出來的頂尖天才卻又如何不知?而這件關系無炎宮多年前傳承秘寶的東西,一直都是無炎宮諸多修者尋找的第一要務。

        只可惜無數年來,四塊分裂的無炎紗殘片散落騰龍大陸各處,也不知道到底是被誰得了去,反倒是無炎宮自己,連一塊都沒有。

        作為無炎宮百年來最有天賦的天才,別看龍喜娃長得和一個小孩子一般,其實心氣是極高的,這么多年以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打聽著無炎紗的下落,卻一直沒有得到半點消息。

        哪知道這關系著無炎宮至寶的其中一塊無炎紗殘片,竟然就這么毫無征兆地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讓得龍喜娃和段無涯心頭激動莫名。

        “蘇見,你可知道,這無炎紗乃是我無炎宮的東西!”

        龍喜娃心中念頭轉動,抬起頭來盯著蘇見的臉,這一次說出的話,蘊含著一抹隱晦的威脅之意,也表明了無炎宮的一種態度。

        知道無炎紗底細的,自然都清楚無炎紗對無炎宮來說意味著什么,只是以前得到無炎紗的修者,不是不知道無炎紗的真正秘密,就是深埋納腰之底,不會露出一絲蛛絲馬跡。

        因為這樣的東西一旦暴露,恐怕就會引來無炎宮無窮無盡的追殺,偏偏今日這蘇見卻是主動將無炎紗給拿出來了,而且還拿給無炎宮的兩大天才觀看,這又是什么原因呢?

        “龍兄稍安勿躁,這枚無炎紗殘片,我本來就是準備送給龍兄的!”

        而作為斗靈商會的第一天才蘇見,原本是可以不受龍喜娃威脅的,卻不料他接下來的一句話,讓得龍喜娃和段無涯又驚又喜。

        緊接著這二位就看到那斗靈商會的天才右手一伸,竟然真的將那關系到無炎宮至寶的無炎紗殘片給遞了過來,讓得他們一時之間,都有些不敢伸手去接。

        這世上有這么好的事嗎?

        要是這蘇見不知道無炎紗的底細也就罷了,但是看其樣子,明顯早就知道這是關系無炎宮至寶的無炎紗,卻還是如此輕易地將之送了出來,這其中因果,就很有些耐人尋味了。

        再加上龍喜娃清楚眼前這個家伙一向工于心計,能將這么珍貴的東西拿將出來,說不定就有一些陰謀詭計隱藏在深處,一個不防,可是會落入這家伙的算計之中啊。

  //www.tqhed.icu/book/1952/1490635.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fifa手游官网 www.tqhed.icu。71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www.tqhed.icu
fifa手游官网